DeerYuri_Eden

提拉米不苏,圈地自萌的老人,有很多脑洞经常YY又没文笔的CP狗。

许久不见的随手脑洞系列来了,本来是为万圣节准备的,现在提前放出来吧,祝大家双节快乐,还有一个非常接地气的脑洞在写,很欢乐,可以期待一下。

那篇peita的泰侑刀子车,还是麻烦各位去微博看吧,发图片都被和谐了😕

女朋友不想上学怎么办

久违的泰侑,你以为是恋爱养成?不,这画风有毒,送给快要开学的朋友






今天的阳光格外灿烂,烦人的作业还剩一半;班主任的阴霾挥之不散,重要的是,不想离开权老师怎么办。
金泰妍在脑海非常swag的来了一段freestyle
而权侑莉看着金泰妍恋恋不舍抓着自己衣角不放手的样子竟然也毫无招架之力,有没有搞错,她可是人民教师啊,要让祖国的花朵茁壮成长的,怎么可以因为一朵小泰花,内心也跟着动摇了呢。而且虽然两个人不在同一学校,可周末还是可以天天见的。
权侑莉努力镇定下来安慰着“taengu听话,开学你就高三了,这一年很关键了,能不能考上大学就看这一年了。”
金泰妍一脸嫌弃“别逗我了,你这些话我都听了无数个版本了。小升初说这一年很关键啊,有个好成绩就能上个好初中。初三又说,现在不努力,考不上好的高中了。然后现在又说为了好大学,是不是到了大学还得说适应社会,为了工作,然后结婚生子啊?”金泰妍一个回呛让权侑莉哑口无言。
“不对,不是结婚生子,是和权老师一起嘿嘿嘿嘿嘿嘿嘿~”
“喂!你为什么脑子里天天想这种事情……不行,这次必须听我的,明天乖乖上学去!”吵了半天都没有结果,请各位读者代金泰妍做出选择。

1、是否偷跑到权老师所在的学校
是→2
否→3






2、偷偷靠近学校,因为门口有签到系统金泰妍进不去,于是找了一个地方坐下等着权侑莉,在等待的时候金泰妍看到一位扭脚女士摔倒了,扶还是不扶?
扶→4
不扶→5






3、 金泰妍想了想决定用其他方法留住权侑莉
往权老师每天早上喝得有利水加泻药→6
装病→7






4、 好人有好报,她是和权老师同一个学校教美术的林允儿。泰妍想让允儿带她去学校她会怎么说
→8实话实说
→9找了个借口






5、 林允儿因为脚伤没有去学校,她打了个电话让同事接她,于是金泰妍看到了权侑莉,她发现了金泰妍,权侑莉生气不理金泰妍GameOver






6、 泻药和碳酸饮料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金泰妍看着权老师满脸通红,于是
脱衣服上→10
你很愧疚告诉她事情的真相→11






7、 权侑莉很担心金泰妍,于是请假不去学校了,然而装病被发现,金泰妍失去了权侑莉的信任Game Over






8、 林允儿露出八卦的坏笑,说这个忙我帮定了,她把金泰妍带了进去。路上碰到了权老师被发现GameOver






9、 金泰妍说因为这个学校食堂有她特别想吃的东西,希望林老师能把她带进去。允儿说食堂也很多好吃的,她也超级喜欢,于是问金泰妍最喜欢的是哪个
披萨→12
水果挞→13






10、 根据相关法律您所浏览的内容不予显示






11、 权侑莉虽然生气,但是又很无奈,双手环住金泰妍→10






12、碰巧林允儿也很喜欢,于是她决定请金泰妍一起吃,两个人边聊边走,有两条路金泰妍该选那边呢
左边→14
右边→15






13学校食堂没有水果挞,金泰妍被识破赶了出去GameOver






14、 金泰妍成功的在林允儿的带领下进入了教学楼,她对林允儿说想去转转于是约好了中午见面的时间彼此道别,等了一小会,金泰妍悄悄往权侑莉所在的班级而去,上课铃突然响起金泰妍
躲到楼梯口观察情况→16
随便跑进一个班→17






15、路上被权侑莉发现GameOver






16学生陆陆续续都进班了,金泰妍继续向权侑莉任课的班级而去。林允儿突然从旁边的教室门口探出头叫金泰妍
假装没听见继续向前走→18
停下身回头→19





17被临时代课的权老师发现GameOver






18权侑莉看见了金泰妍,她说→20






19林允儿说了一段话→20






20、各位还在上学的朋友,因为有像权老师这样的女朋友不想上学是不可以的(不存在的)其他诸如吃喝玩乐的原因也是不行的,马上开学了,该收心了。最后希望大家学习的能好好学习,以后才能有好工作赚大钱追姐姐。工作的继续努力工作,等十一休息吧。

我们 【上】


1

与林允儿同居已经三年了,权侑莉在后车座上看着这次品鉴会主办方派过来的接待暗暗想到。老实说刚下飞机见面的一瞬间,她的面容让权侑莉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她差点要以为林允儿是不是偷跑到法国跟她一起参加这次的酒会了。
“社长,一会我们就到酒店了,您先稍微休息一下,晚上会有晚宴,到时候我会准时来接您。”
“好的,麻烦秀晶小姐了。”看着她侧脸的侑莉楞了一下,回过神来说道。

车子停在酒店门口,权侑莉再次向她道了谢,等汽车开远她才拉起拉杆去前台check in在房间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看了下腕表,下午四点。现在是法国的夏令时,首尔那边应该是晚上11点了,也不知道允儿有按时休息吗。正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kakao talk上林允儿的消息就发过来了
【安全抵达给我个消息。今天赶文稿,时差还习惯吗】
侑莉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迅速回了过去
‘放心,在飞机上稍微倒了一下时差,别担心我了,现在是11点,你弄完快去休息吧,记得要按时吃饭’
【嗯,一定,法国那边温度略低一点,临出发前我又给你塞了几件衣服】
‘刚才收拾的时候就看到了’
权侑莉看着床上几件薄风衣心里暖暖的。从最开始的暗恋到同居的三年,林允儿一直是那个可以拨动自己心弦的人。
【好了,先休息了,晚安侑莉】
‘晚安允儿’

林允儿把文稿保存好关上电脑,书房的小台灯似乎也因为某个人不在而变得昏黄起来,那尘色的灯光映射到墙上乏味又枯燥的刺激着她的视神经,真是越来越依赖权侑莉了,允儿无奈地笑了笑。
来到卧室躺在床上,看着另一边没有褶皱的床单,脑海里又浮现出侑莉的睡觉的样子,偶尔嘟囔的呓语,蜷缩成一团的样子,允儿知道那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以前的自己真的让她很痛苦吧,允儿叹了口气。好在现在还不晚,因为她的情深才让允儿有了弥补的机会,得以让她用余生去爱她,陪伴她。

我究竟是何德何能得到你的爱呢?脑海中闪过种种过往,林允儿闭上眼,不多时均匀的呼吸声就在安静的室内化作主旋律。



2
一夜无梦,深度好眠。
虽然是休息日,生物钟还是让林允儿一早就醒了。昨天说着赶稿,其实时间也没有那么紧张,无非是等权侑莉消息的借口罢了,省的那人又要罗列数条晚睡的危害讲大道理。
再说明明经常是相互在床上折腾很久才真正入睡的吧……林允儿想着偶尔权侑莉在床上恶劣的样子,叠被子的手似乎紧了紧。
那种时候多半是参加品酒会喝多了……

WineHouse的月末杂志总结已经交稿,星期六的早上没什么事情,允儿自己解决了早饭,照例把家里收拾了一下。
两人平时都是很有条理的人,即便工作再忙也会时刻注意保持屋内整洁,于是允儿直接来到权侑莉最长待的书房,把平常侑莉拿出来放在书桌上的各类书籍规整好,其中不泛一些厚重的辞典与工具书,像Jancis Robinson的《牛津葡萄酒辞典》和《世界葡萄酒地图》偶尔还有几本侑莉以前在法国当交换生时买的法餐烹饪原文书。
往常侑莉起床后都会做晨间瑜伽,允儿则负责做早饭,这样约定俗成的局面一般会在休息日被打破,原因是星期五的晚上某人太不克制,于是在休息日,早餐负责人就变成了权侑莉。允儿把书整理好,打开了家庭音响,靠在了那张足够两个人躺卧的定制真皮贵妇椅上。
MBL音响的全方位360度扬声器将Bach的E大调提琴变奏曲中的提琴独奏表现得淋漓尽致,第三章节是欢乐的舞曲,活跃奔放,蓬勃有力。窗外温暖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照在书桌上,允儿的眼前似乎浮现出侑莉坐在那里认真读书的样子。
不知道她在法国那边的活动还顺利吗。



由于时差的关系,天还没亮权侑莉就醒了,脑子里全是昨天晚上的葡萄酒以及林允儿的身影。
昨晚勃艮第葡萄酒协会长在私人晚宴上带来的特级葡萄园让人难以忘怀:Chablis和Montrachet浓郁的干白,Chambertin-Clos de Beze园里颇受追捧的Domaine Leroy干红,Vosne-Romanee最负盛名的Romanee-Conti……
虽然活动还未开始,可尝过这些酒之后,她对于这次的勃艮第之行已经非常满意了。而对于梦见林允儿,似乎成为了两人小别时权侑莉的家常便饭。

距离主办方规定的到场时间还早,权侑莉起床洗漱完就离开了酒店。临行前不忘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想起第一次两人共度一夜之后,允儿撞见牙齿和嘴唇都黑了的自己,那表情简直不能更丰富了,只是允儿不知道她自己的嘴唇也跟侑莉一模一样。而当时的侑莉只能努力摆出一张扑克脸,低声说了一句“没事,这是常态。”甚至后来还被允儿调侃自己是地狱使者……
权侑莉轻笑,往昔的记忆根植于心,现在的情感细水长流于此。她觉得只要能跟允儿厮守到老,此生也没有遗憾了。

清晨的第戎很安静,只有街边的面包店前有零星几个人等待着当日第一批法棍出炉。刚烤出来的法棍热乎乎的,外皮酥脆,内里劲道,绝对不是国内那种咬不动的口感,权侑莉看着排队的人突然也怀念起那样的味道,于是决定放弃酒店的豪华早餐,做一回街边食客。

刚才给我提示,图片也违规和谐了🙄以后大家还是去微博看吧🙈微博是Eden_964🤝

Nightfall 【5】

5
清瘦的林允儿给人一种弱不经风的样子,然而却也熟知人情世故。
能够在首尔大学顺利毕业,多亏了平时的勤工俭学与院校奖学金。
经常同时干四五份兼职,接触形形色色的人。再加上自己的一点小敏感,林允儿慢慢的有了一层属于自己的面具,只为行走在这个现实又残酷的世界时不出任何差错。
而现在听着权侑莉的一席话她的心中涌现出很多片段,随之而来的寒颤让她抖了几下。

要自己?同性恋?
不知是自己过分解读亦或是对方的本意就是如此。
退一步讲,做最坏的打算,把自己赔进去她也不是没想过,只要对方能够接受,不过是挑战道德伦理而已。
跟权侑莉伤害别人相比,大抵也不算罪孽了。
再说她除了这副身体还有什么好失去的呢,如果用它能换回亲人,也就足够了。
想及此,躁动的心才慢慢放下,恐惧感也逐渐消失,暗自给自己打了把气。

林允儿的一举一动都被权侑莉收进眼里,没有意料的恐惧不安,迟疑过后反而淡定的毫无波澜。
没想到,看来她比预想中的更上道。
“你很瘦。”权侑莉上下打量着,直勾勾的眼神侵略性十足。感受着她快要把自己剥光的目光,林允儿眉头轻蹙“你是我姐姐...”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还是浑身不自在
“姐姐就不行了吗?”权侑莉嗤笑着,一手把她狠狠扣入怀中,另一只手顺着侧腰来到臀部,粗蛮的力道弄疼了允儿,隐忍的发出几声。受惊的样子像一只被追赶的鹿,好看的眸子努力躲避着权侑莉贪婪的目光。
“啧,太瘦了....”双手在林允儿身上游走了一遍以后,抱怨道。
过于凸显的锁骨,脊柱及蝴蝶骨让权侑莉在触摸的时候,没了兴致。
明明之前有一颗想要摧毁一切的心,想看着洁白无垢的林允儿在自己的手中慢慢染上污秽。像她这样的人如果跟自己一样坠入了黑暗的深渊,一定会更加的癫狂。
而那种宛若将一件高贵的艺术品一点点毁掉的感觉,是她最享受的。
只是那隔人的骨头让她的心脏像灌了铅般,遏制住了那股无形的像脱缰野马般破坏欲。这让她很困惑,林允儿于她仿佛有种魔力,在她的面前似乎任何罪恶的行为都被净化,她像沐浴圣光,承蒙庇佑的神之子。

林允儿眸子还在发颤,她的鼻子酸酸的。刚才权侑莉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时,她真的以为权侑莉要对自己做些什么。她第一体会到有些事情做好准备和亲身体验完全是两码事。
在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前,那人停了下来,说出一句看似扫兴的话,便再也没有任何动作。那双眼不再具有侵略性,却直直地盯着自己。那双眼中有愤怒,有疑惑,复杂又矛盾。
“让我照顾你。”林允儿鼓起勇气,她张开双手将权侑莉拥入怀中。林允儿身上有一股淡雅的花香,那感觉似曾相识。权侑莉的眼神恢复成原先的冷漠,没有回应她的拥抱,却也没有立刻推开她。
允儿的手就放在侑莉的蝴蝶骨上,她看不透权侑莉的想法,只能主动一些。而权侑莉隔着那层薄薄的外套,似乎能感觉到林允儿那带着温度的双手。不,准确说应该是她整个人。给人以明亮和温暖,让人不由自主的想靠近。
权侑莉感受到允儿不自然的摩挲,似乎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掩饰内心对她的畏惧。她有些烦躁,每每看到林允儿谨慎的样子,她就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位高权重的人,林允儿刻意的迁就让她觉得非常刺眼,明明自己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中宛如一个小小的螺丝钉,坏掉就会被替换下来,可有可无。又凭什么享受着林允儿无端的好。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太过虚妄。
林允儿做的饭她可以随意接受,因为她看不见她的那些努力。而现在,她在自己面前无意透露出来的讨好全部清晰的展现出来,强迫着她去正视。
离开了允儿的怀抱,转身被对方小心地抓住了手臂。“我能进去吗。”没有应声,直接拉着允儿进了房间另一只手带上了门。

林允儿看着凌乱的屋子,把袖子挽起来,埋头收拾着,速食袋丢的到处都是,烟灰缸里堆满烟头,看不清颜色的床单以及床上那些掉页的色情杂志……她抿着嘴,把那些杂志放好,余光瞥见权侑莉看好戏的样子,不动声色的继续着手里的活。权侑莉没看到预想中林允儿窘迫的样子,扫兴地砸了一下嘴,手里玩弄着蝴蝶刀,眼睛直直盯着她。
拖完地,允儿把那脏兮兮的床单和垃圾放在一起,转身看着权侑莉“我带了新的,都在外面。”权侑莉给了她一个默许的眼神,允儿拿着垃圾走出去过一会带着一个不小的布包进来,刚才只顾着从小混混的手中救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还拿了一个大包。
林允儿拉开拉锁,拿出了新的床单铺好,里面还有一些衣服和日用品,权侑莉皱眉,很明显她要跟自己住在一起。
“可以吗姐姐……?”允儿感受到侑莉疑惑的目光,对上那双凌厉眼轻声问道。权侑莉正要拒绝,而允儿随后的话让她顿了一下,“...我已经没有家了……爸妈临终时才告诉我你的事情…除了你我没有其他的家人了……”林允儿的声音哽咽着,她看着不为所动的权侑莉再次主动靠近她,拥抱她。
瘦削的骨头硌的权侑莉有些不悦,她依旧没有多余的反应,默默听着允儿小声的泣吟。
“……我想和你在一起。”允儿用力抱紧权侑莉,一字一句地说道。侑莉感受着浑身颤抖的允儿,她好像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拥抱自己这件事上,仿佛她是允儿的救命稻草。
家世什么的她一点兴趣都没有,林允儿的出现让她乏味的生活不再那么一成不变,她内心也隐隐的期待这个人究竟能给她带来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好啊,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你值一千万吧。”听着权侑莉戏谑地回答,林允儿湿润的眸子一瞬间也闪过了不易察觉的冷漠。

















Pieta 【11】

11
Was Erlenkoenig mir leise verspricht ?
魔王轻声地对我许下诺言?
In duerren Blaettern saeuselt der Wind.
那是风吹枯叶的声音。





冥界 第二狱
不曾停止的酸雨滴落在贪婪的亡魂之上,凄厉的嚎哭惨烈的让人不寒而栗;而地狱之犬刻耳柏洛斯那贪婪凶恶的目光同样让亡魂发毛。
阴冷的风夹杂着刺骨的寒意侵袭着林允儿裸露的脖颈,即便已经往返数次,这冥界的寒凉还是让她不习惯。
冥界的神使都会受到冥王哈迪斯的庇护,因此酸雨落下时,林允儿的身上仿佛有了一层看不见的结界,将其挡在外面。远远地看上去像一个巨型的玻璃球将她包围在其中。

允儿身后黑色的羽翼像一双手臂,自动交叉在胸前,仿佛是要守住仅剩的最后一点温度。
她低头,看着手中一个透明的玻璃瓶,瓶中那不知名的橙色神秘物质忽明忽暗,那温暖又柔和的光芒却让此刻的林允儿五味陈杂。

在夺取李顺圭魂魄的时候,她失控了。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不甘与悲愤,亦或是李顺圭的隐忍所投映出的仿若自己的缩影…无一不在说明她内心真正的愿望与渴求在一成不变的当下是多么遥远与渺茫。
于是一向自持的她在那一刻也终究被攻陷。

感性的人来得快,去得也快;林允儿向来理智,所以她这样的人一旦爆发,掀起的风波自是比普通人更加难以平复的。
只是,在李顺圭这件事上,她必须冷静下来。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已经让她有所动摇。内心一个不敢想的计划因运而生,索性铤而走险做出了一个决定。
而属于她棋盘中的这一子,在日后的日子里更牵扯出另外两人的恩怨纠葛。

林允儿将瓶子放好,绕开门口的恶犬刻耳柏洛斯。准备动身前往迪斯霍尔宫殿。
“允儿姐姐……”
熟悉的声音传来,林允儿回过头,孙承欢信步而来。她连忙走上去搀扶着她。
“承欢,你怎么出来了”允儿有些意外地看着她那双没有焦点的双眼,尽管她知道孙承欢依靠感知能力也能够在冥界自由穿梭。
“哈迪斯大人有事传唤我们呢。”孙承欢从容又淡定地说道。
“我们……?”林允儿下意识眉头轻蹙。
“嗯,她告诉我等你回来的时候让我跟你一起去迪斯霍尔宫殿,大概是神宴的事情吧,之前赫尔墨斯来过的。”
“原来是这样。”
神使竟然亲自过来…?林允儿更加疑惑了。以往的这个时候都是直接接收天界的请柬,完全不需要赫尔墨斯本人过来。
除非宙斯有特别的命令……可究竟又是什么呢?
直觉告诉她这次的神宴肯定不同以往,而且侑莉的伤又是一个麻烦的问题。念及此,突然想到之前她与泰妍亲热的场面,她的神色一凛。
林允儿无法自欺欺人,在她看来泰妍对侑莉的情感不是爱,那只是一昧的占有。
而与冥王的野心相比,侑莉必定是位列其后,那么注定她带给侑莉的只能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金泰妍的野心相当大。当年打败泰坦神族以后,根据抽签,泰妍获得的海地天三地中条件最为恶劣的冥界,她虽然表面接受,其实暗地从巴别塔选了一大批自己想要培养的战士…
等等...
那个时候她跟侑莉应该已经不在了,可是为什么她却对那些场景记忆犹新,就像是她亲身经历的一样……
允儿的头突然疼了起来,一股凉意随之从脊椎直窜而上。她身为掌管梦境的睡神,梦与现实她是最清楚的,这种场景既然不是梦境,那么就肯定是她亲身经历的。
可是这些事情泰妍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而且她始终记得,在泰坦战争最后阶段的那些画面。侑莉被许珀里翁重伤,自己为了对抗忒弥斯,舍弃了神格渡过斯堤刻斯河,从而获得了最古老又黑暗的强大力量,得以杀掉忒弥斯并打破泰坦光明女神提伊亚的结界,这之后她就进入了永久的睡眠,直到权侑莉在忘川边的曼珠沙华花海中将自己唤醒。
到底是怎么回事,本不该出现的画面深刻的印在自己脑海里,是记忆出了问题吗……?

孙承欢在一边感受着林允儿复杂的情绪,那其中包含着鄙夷,不甘,愤怒,惊恐。她着实不明白,是什么事情让林允儿在这一会儿的功夫产生这么多的变化。
“承欢,你知道冥王去巴别塔的事吗?”林允儿冷静下来,清丽的声音有些拒人之外。
“有过吗?那里不是侑莉姐姐常去的地方吗……而且允儿姐姐你不是刚从那边来吗。”
允儿诧异了,孙承欢不知道泰妍常去巴别塔的事情,就算承欢是当初她们后来才从人间带到冥界的,但是巴别塔离第二狱这么近,冥王如果经常出入的话,以孙承欢的洞察能力不可能不知道……难道真的是只有自己知道吗?
允儿没再细想下去,因为她注意到了承欢说的最后一句话。
本以为自己去了一趟巴别塔的行迹隐藏的很好,然而还是大意了,巴别塔与第二狱距离很近,孙承欢的感知力想要隐瞒根本不可能了。
这一点变数破坏了她原本完美的计划,但庆幸的是没有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以孙承欢的为人,自己的打算暂时不会被别人发现,林允儿决定赌一把。
“嗯,侑莉的确常去,也为冥界挑选出了像拉达曼迪斯这样的战士,很有能力。”孙承欢听着允儿有些官方的回答,看着她略带疏离的面庞,总觉得眼前的人好像跟自己有了一些距离感,不过她也不介意,本来她的命也是双子神与冥王大人给的,只要能继续为冥界效命,也算可以报答这份恩情了。
只是她偶尔会想,当年如果和姐姐一起死了,是不是就能一起转世了?往生时受尽欺凌,死后能安静的在一起,于她而言也是一种幸福了
不知道姐姐转世到哪里了呢……
抓住允儿的手瞬间移动前默默想着。





黄美英在感受到一阵隐隐的不安时,就迅速赶到了拉特摩斯山下。只是她还是晚了一步,在那棵月桂树下李顺圭的身影荡然无存。空气中没有杀戮的气息,地上也没有血迹。
在天界,从谟涅摩绪涅口中得知消息的那一刻她就迅速赶过来,即使现在这个时间她不应该出在人界。
她仔细观察着周围的蛛丝马迹,内心生出了一丝庆幸,就目前的情况看摄魂应该冥王亲自做的,如果是权侑莉那样恶劣的人,肯定会狠狠折磨一番再残酷杀掉的,她想起两百年前泰坦战争时期,权侑莉的那些所作所为。

在天界战士跟泰坦勇士厮杀的白热化阶段,塔纳托斯的冥雷直接将一伙围攻修普诺斯的泰坦族全部包围住,其中还有一些在外围援助的天界军。而她就这样不分敌我的将所有人一点点的烧焦然后吞噬。耳边回荡着他们的惨叫,有泰坦族的,也有天界军的。她用箭风驱赶着包围着残余天界军的冥雷,却看到了权侑莉不屑的笑容,她拉开弓想要给对方警告,一边的崔秀英立即冲过来打开“虚宙”保护她,力量碰撞在一起,紫色的光芒没有被吸收,结界外还包着一层黑色的火焰抵挡着权侑莉的冥雷。
林允儿抓住权侑莉的手摇摇头,对方皱眉甩手离开。而她带着歉意看着黄美英和崔秀英,手一挥黑色的火焰慢慢退去,随着权侑莉一并离开。
“你现在不是她的对手。”崔秀英似责怪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黄美英看着崔秀英不知什么时候揽着自己腰的手,挣脱出来冷漠地说道“不用你管。”……

想到崔秀英,黄美英咬着牙。
她在内心暗骂着自己,为什么每当她回忆一些事情的时候总能出现崔秀英的影子。难道自己还认不清她的面目吗?没有任何缘由的就破坏了自己的豢养动物的园子,杀死了自己最喜爱的白鹿,甚至吃下去……那凌乱的头发,凶恶的眼神,以及那沾着血的唇…每每想到那一幕,黄美英的身上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在那件事情发生以前,她就隐约感觉到不对了,崔秀英就像变了一个人,哪怕她就在自己眼前看着自己,那副躯壳里的人也不是崔秀英……最终在看着浑身贱满动物鲜血的崔秀英手里拿着那对白鹿角时她终于相信眼前的人真的不是那个从小宠爱自己的姐姐了。
她愤怒地问崔秀英为何这样做,而对方一言不发,那令人畏惧的双眼深深望着她。直到黄美英流着泪离开,崔秀英一个字都没有说。
自那以后黄美英对她越来越冷漠,见到她甚至像看恶魔一样,既憎恨又惧怕。崔秀英的身手本来就比自己好,泰坦战争后期,围攻以光明女神提伊亚的性命换来的防御结界时宙斯似乎又赐予了她新的力量。
这样看来自己如果想要反抗,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而且如果她这么做,宙斯那边也不会坐视不管,发展下去就意味着她甚至要脱离天界了。如果是这样的代价,就目前的情况看,实在得不偿失。所以她现在必须忍耐,何况神宴马上就要开始了。现阶段的事情还都比较顺利,有条不紊的按着她的计划进行。
黄美英低头思考着,手抚着那颗李顺圭经常靠在上面休息的月桂树,想起和她的过往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下来。

“世间万物只有这傍晚的月亮是我不能与别人分享的。”

“啊,你也喜欢月亮吗?”

“我知道哦,姐姐跟别人是不一样的。”

“喜欢你,我的月亮女神。”

那人绵软的声音充斥在脑海中,黄美英用手捂住嘴努力让自己不要哭出声音,此刻她是那么无力,什么也做不了,连见李顺圭最后的一面都是奢望。
眼泪滴在草丛中消失不见,她的眼帘低垂,一些耀眼的黑色石头突兀的出现在满是青草的土地中。念及李顺圭,她抹了一把脸,蹲下身子打算用手拿起这些石头。可手指接触的一瞬间,刺骨的寒意立刻从指间传遍全身,那石头质地透明,颜色却是至纯的黑。
黄美英后背一凉,接着浑身发颤,她才意识到这是一块冰晶。
她飞快丢掉那块石头,那种感觉似曾相识…令人绝望的黑暗与压抑…颤栗的阴冷……
全部都来自一个人。
泰坦战争时失去神性的睡神林允儿。

第一勇士与光明女神的日常

Pieta的特别番外,泰坦时期允(提伊亚)侑(许珀里翁)甜甜甜的虐狗日常。中篇明天放,后篇还在努力完成中【大概已经没人记得剧情了,跟之前的番外同是泰坦神时期】





Titan,泰坦神族,大地之子,无惧无畏。

 


俄特律斯山
雪为整个山脉披上了一层厚重的棉衣。似扫清了一切棱角,平日庄严的神殿与角斗场也在雪的烘托下不再有距离感。山丘银装素裹,宛如一幅水墨画。树林雾凇洁白,玉树琼花被风吹过,银丝闪烁。整个俄特律斯山白茫茫一片,像是被遗忘的仙境。
 

训练场里巨大的铁桦木桩深埋在白雪中,许珀里翁站在没过小腿的雪中屏气凝神,双手泛着金色的光。而如此寒冷的天气里,她只着一件单薄的软羊皮所制的灰色基同。
手慢慢抬起至投的头顶,光芒愈发耀眼,两手侧落,划成一个巨大的圆,回到胸前,双掌变为虎爪上下叠放,两手之间金色的能量球隐隐发出嘶鸣声,而她的背后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球形气体,那正是以刚才双手划过的圆弧为中心,向四周放大了数倍所致。
训练场中的积雪因为这股力量慢慢融化,在靠近权侑莉的木桩上的雪甚至飞快的发生汽化。
“呵!”随着权侑莉一声呐喊,双掌中的能量球被推了出去,一声轰天巨响,权侑莉前方数百个木桩随之断裂。而随着冲击波,满地积雪被这股热能量直接掀起。还来不及飞舞的雪花直接升华变为了气体。
一瞬间训练场被白雾所包围,俨然一座低温蒸房。
 
“噗,我说你一大早精力就这么旺盛…”身后的克洛诺斯挥着一只手抱怨道。“……诶?居然才四百根”还不等侑莉接话泰妍望着一片倒塌的木桩感叹道。
倒塌的铁桦木桩变得乌黑,像被烧焦了一般。权侑莉粗略的数了一下。四百根,确实比平常少了一些。
“啧,新婚生活过得太滋润了,疏于训练……看来晚上没少折腾吧~”金泰妍坏笑地说道。
“金泰妍!”侑莉本就因为训练而红的脸更加热了起来,一把扑过去想堵住她的嘴。
“噫,泰坦最强勇士谋杀亲姐咯。”金泰妍匆忙躲闪间,还不忘再次补刀。
“你……算了。”因为刚才消耗了太多力量,本就不如泰妍敏捷的她更是追不上那人,索性就放弃了。
“好了,你快回去看看允儿吧,昨天突然降温,又下了那么大的雪,她身体一定不习惯,一会我让人送几件衣服过去……再说你的【日冕风暴】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她现在肯定醒过来了。”
权侑莉点头。“那我先回去了,训练场的铁桦木桩如果不够了我会重新建造的。”那毫不犹豫的身影真是泰坦神王看了都想打人。
真是有了爱人忘了姐姐。金泰妍内心如此抱怨着。
 



林允儿一早就醒了,默许着侑莉起身练武。随后闭目养神。在听到一声巨响后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她的体质较弱,天气一冷就要穿御寒最好的裘皮。这在尚武的泰坦族中难得一见,然而大祭司却选定她成为光明女神提伊亚。究其原因,是因为她出众的治愈力和守护力。
或许是为了平衡,所以在母胎里林允儿的生命力就有了流失的迹象。


雪狼皮被披在身上,权侑莉贴上来,双手也顺势放在了林允儿双肩。她了然一笑,一只手扳过权侑莉的脸和她接吻。
轻柔的像幼猫喝水那样舔吻,不带欲望也让权侑莉有些意乱情迷。林允儿送开嘴,脸颊微红。
“早,今天累吗?”她转过身,手抚摸着侑莉的脸颊,因为训练的关系脸还有些烫,随后把她垂下的发别到耳后。
“...不会”侑莉看着因抬手允儿锁骨露出的点点红痕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林允儿笑了笑,脚正要着地起来,却被权侑莉一把拦住。“天气太冷了,鞋还没来得及换。”
林允儿惊呼一声,权侑莉不等她反应,一只手就穿过允儿的膝盖后窝,另一只手环住肩膀把她横抱起来。
“最近看来吃的还不错。”权侑莉调侃着。
“还不是因为你。”林允儿顺其自然地抱着权侑莉,欣赏着她好看的侧脸。

“许珀里翁大人,这是您的姐姐送来的衣服。”两位侍女拿着衣物走进来,在看到此刻的允侑二人微笑着说到。
侍女猝不及防的出现让林允儿意外,她本就不习惯这般被人注视,并且还是以这样一个姿势,于是羞郝地把头埋进权侑莉的颈窝里。在听到权侑莉的窃笑后又轻轻咬了一下她的锁骨。
“好,放在那里吧。”权侑莉吃痛,憋住笑说到。
侍女将衣物放下后便离开了,在路上还在感叹两位大人实在是般配,而且这婚后生活也太甜蜜了,真让人羡慕。

听着侍女离开,允儿才抬起头。
“怎么还害羞了?”权侑莉带着笑意问到,她抱着允儿坐在石凳上,而桌子上正放着送过来御寒的衣物。
“你是族里的第一勇士,就这样抱着我...这...”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细想一番好像也没什么不妥。
“我们彼此都是对方的心爱之人不是吗。再说你还是光明女神呢,勇士配美女这不正好吗……”权侑莉不以为意,拿起狐狸绒的鞋子给允儿穿上。
“....放心,平时大家也不会太在意一些礼节性的东西的。”权侑莉知道她的光明女神是位恪守礼节的好好姑娘,需要一点点开导她。
“你刚才咬我是报昨天晚上的仇吗?”权侑莉摸着锁骨,想起刚刚林允儿不轻不重的一口。
“可昨晚明明是你主动的唔....”林允儿的手迅速捂住了侑莉的嘴。
“你怎么这样....我都依你还不行。”这个人真是......当初以为她傻乎乎的,现在看完全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啊……
权侑莉吻着她的手,舌头轻舔了一下。允儿迅速收回手,用眼神谴责着对方的行为。
“我怎么样你不是很了解吗。”侑莉轻佻地回望着允儿。
她索性把头扭到一边,干脆不与权侑莉争辩。
她从权侑莉身上起来走了几步,狐狸绒的拖鞋非常合脚,柔软又舒适。允儿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没有告诉过权侑莉她的尺码。
“合适吗?”看着林允儿又拿起一件披风试穿,权侑莉问到。貂绒披风不长不短,正好将林允儿包裹住。披风的肩长、袖宽、系口都十分贴合。林允儿的目光带着探寻,权侑莉对上她的双眼兀自笑起来。“我只跟姐姐说了大概的尺寸......深夜徒手测量不合适也是正常的。”权侑莉那英俊的眉眼带着笑意。
“...没正经...”允儿嘟囔了一句,来到桌子前。把一件黑色的大氅拿起来。“每次练武都只穿件贴身的,着凉了怎么办...”似埋怨般将衣服披在权侑莉的身上,系上带子。
“其实还挺热的......好啦,听你的。”看着林允儿不容拒绝的坚定神情,权侑莉握住她的手回答到。

“对了,日前姐姐跟我说西南的领地进贡了一批好酒,要择日约我过去喝呢,今天这么冷正好去暖暖身子。”权侑莉眼中带着兴奋,西南地区的葡萄酒品质最为上乘,她又是爱酒之人,因此这酒瘾一下子就勾起来了。
“我跟你一起,你不许喝太多。”熟知权侑莉爱酒,林允儿果断地决定一同前往。
“好,一定不多喝。”

新文被和谐的妈都不认,用图片好了。


Ps:就是看到了这一些列的图才有了脑洞,我家泰泰真的是长大了🙇‍♀️
文中涉及的宗教色彩有一定误解还请多多包涵。
我是希望世界和平的。

预告一个脑洞



我就是雾,你就是星,你不过是光明中的一点,而我却是黑夜中永久的黑暗

【夜之魔女莉莉丝泰x宗教狂热武装分子侑
背景是中东第五次战争,有兴趣的可以看下】

最晚530更新,短篇安心食用 ​​​